“这简直就是被诅咒的奥运。”

  去年3月18日,在日本参议院金融委员会上,日本财政大臣麻生太郎一语成谶。

  比起2013年在布利诺斯斯埃利斯投票获取主办权时的志得意满,当下的日本对于东京奥运会是爱、恨、怕三味交加,前路迷茫、不知所措。

  日本奥委会主席、皇室成员竹田恒和在2019年因为被怀疑在申奥时、通过新加坡中间人向前国际田联主席迪亚克行贿,遭法国起诉,不得不辞职避祸。

  而一向倚老卖老说话没有分寸的东京奥组委主席森喜朗,在2月3日也闹出了麻烦。

森喜朗歧视女性引争议

  他因为歧视女性的发言,在日本乃至世界范围内,都引起了轩然大波。

  要求森喜朗下台的抗议声,席卷东瀛内外。

森喜朗争议言论上了雅虎日本热搜  

  01“老害”自作自受

  本周三,在日本奥委会的会议上,83岁的森喜朗口无遮拦地说——

  “有很多女性参加的会议太浪费时间了,如果增加女性的奥委会执委,而发言又不受限制的话,她们就会讲个没完没了,这真令人恼火。”

  他这句被认为对女性性别歧视的话,很快在日本国内和国际上造成了广泛影响。

  从2009年开始,提倡男女平等成为了奥运会的一个重要宗旨和诉求。甚至为了追求男女平等,国际奥委会不惜压制拳击、摔跤等格斗类项目,减少男子项目金牌数,强行推进女子项目的普及。

  在力求做到男女金牌数一样的同时,国际奥委会还增设乒乓球、游泳等项目中的混双。

  IOC主席巴赫甚至还提议在奥运会入场式上,每个国家应派遣男女各两名运动员一起举国旗入场。

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 

  所以,对于重视男女平权的国际奥委会来说,东道国重要官员如此不合时宜的讲话,给本就被疫情搞得焦头烂额、不断遭受质疑的东京奥运会脸上扔了一把稀泥。

  2月4日全天,因为疫情而回家办公,只剩下部分留守人员的东京奥组委值班电话就没停过。

  《每日新闻》报道说,对森喜朗发言表示抗议的电话来了一整天,还有很多志愿者致电放弃了自己的资格,表示不愿意再为东京奥运服务。

  下午,认识到自己问题的森喜朗开发布会,表示道歉。

  他虽然在发布会上说出了:“这是违反奥林匹克精神、不合时宜的发言。”

  但是在接受记者质问是否会辞职时,这位前日本总理大臣不但没表现出深刻反省,反而继续倚老卖老发怒回怼。

  “我没考虑过辞职的事情,我这么努力投入,为了奥运会在日本开赛工作了7年,我什么都不求。如果诸位觉得我是奥运正常开赛的妨害者,是老害(日语,老坏人,老害虫的意思)的话,那就开除我得了。”

  有记者问他,你觉得你现在的样子适合当东京奥组委主席么?

  森喜朗直接瞪着眼睛就回怼说:“那么你认为呢……我这不是为了(配合你们搞笑)才继续在这里听着么?”

森喜朗瞪眼回怼记者  

  看着他这种糟糕的态度,现场记者都受不了了。“只开了20分钟的发布会现场,出现了一触即发的状态”。

  对于森喜朗的道歉,日本国内和国际上很多人都表示无法接受。就是在日本奥组委内部,也有声音希望他尽早辞职。

  “破坏神。”“老害。”“大垃圾。”“最强无敌大沙包”

  2月4日晚出版的《体育日报》说,森喜朗在社交媒体上被骂成了筛子。

  他不知耻这一点,颠覆了人们对他的了解。

  02 国内外的批判不断

  4日下午,日本首相菅义伟在众议院预算委员会上对森喜朗的谈话表态说,“这确实是不应该有的发言。在体育方面,需要女性的更多参与,这一点是非常重要的。”

日本首相菅义伟  

  代表财界的日本商工会议所的会头三村明夫说:“包括国际影响在内,这是非常遗憾的事情,这样的发言给奥运会的举办泼了冷水。”

  日本东京都女知事小池百合子的回应中没点森喜朗的名字,只是表示:“我收到了很多批评抱怨,他讲的话令我感到困惑。”

  国外媒体里,美国《纽约时报》详细介绍了森喜朗的讲话,并认为他给东京奥运会增加了新的难题。

  《纽约时报》评论说:“在推特上,要求森喜朗辞职的呼声不断,很多声音认为,他的年龄确实已经落后于时代。”

  法新社评价说:“森喜朗给那些为了东京奥运会还能举办而努力的人脸上,打了一记耳光。”

  路透社则以《森喜朗发言蔑视女性》为标题,进行了报道。

  历史上最成功的女子冰球运动员、现国际奥委会委员海丽-维肯海瑟在推特上写道:“在东京奥运会吃早餐自助的时候,我绝对会去对这家伙穷追猛打的。”

  03 这老家伙还做过这事

  其实森喜朗作为“暴言魔”一直有前科,只是因为他作为政治家资格老,所以很少有人会对他的错误揪住不放。

  日本跆拳道协会常务理事高桥美穗说:“作为日本体育界的领导,说这样的话,不只是遗憾的问题,这是他这个年龄层的人的普遍问题,体育界也应该设立个退休年龄。”

  4日出版的《东京体育》在另一篇文章中,进一步披露了森喜朗的荒唐事。

  2014年2月索契冬奥会期间,在看到浅田真央于比赛短节目中跌倒,只得到第16名后。

  森喜朗不但不给与勉励,反而讽刺说:“在关键时刻她肯定会摔的。”以至于引起了浅田真央粉丝的不满。

  2019年1月,已经被查出患白血病的日本著名女子游泳选手池江璃花子满20岁,参加了成人礼。并受邀出席了有4000名体育界和文艺界人士参加的——大广告商电通公司新年会。

  池江璃花子当时穿了非常漂亮的和服作为礼服。

  结果在现场正和电通的人谈话的森喜朗看到了漂亮的池江璃花子后,直接招手叫道:“坐这边来。”

  就把池江叫到了自己的左边坐下。

  整个活动期间,池江璃花子都相当尴尬地坐在森喜朗边上苦笑。

池江在森喜朗身旁尴尬而坐  

  《东京体育》援引现场参加活动的一名人士的话说:“主席把这里当夜总会了吧。”

  当下,事情已经过去了两天,森喜朗已经明确表示自己没有辞职的意思。

  作为日本政界元老,他想继续待在东京奥组委席位上,作为后辈的总理大臣菅义伟都不好说个不字。

  而国际奥委会官方也显然不想再在疫情造成的迷离中,节外生枝。

  日本时间2月4日深夜,国际奥委会对森喜朗的糟糕发言给出了回应:“森主席已经道歉了,在国际奥委会看来,这件事情已经结束了。”